纪实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历史 > 纪实
清军俘虏为何对日军感恩戴德?
更新时间:2014-7-28 9:03:21 点击次数:1596次

清军俘虏观落后,不但随意杀俘,还虐待、侮辱俘虏尸体

甲午之战,日军实属侵略者,却因善于利用国际公约自我宣传,反在国际上树立了一个“文明”国家的形象,使其在舆论上占据了主动。清国作为被侵略者,却被贴上了“野蛮”国家的标签,鲜能获得国际同情。试以处置俘虏一事为例:

清军的俘虏观,还停留在古代,根本不知道近代以来关于优待俘虏的国际公约。因此清军在战场上对日军俘虏,通常是随意虐杀。清军在朝鲜的文书记录:“上月初十日,左军侦察兵与倭探兵遭遇于中和,位置距平壤四十清里。我兵成功伏击倭兵,敌受伤者十数名,杀毙七名,活捉一名。审讯该倭兵俘虏,其手书姓名西北平,然日军进攻牙山之部署事未肯寡吐,是日下午遂枭。”①

日军记述,“我军攻入旅顺口后,袭击了毅军左营,舍内一片狼藉,一隅发现数具日本兵尸体,背囊和枪剑丢弃于侧,血流凝固,腹背多处留下被刀剑反复刃刻痕迹,尸体丢弃于柴禾堆内。”日本媒体还报道:“清军在距芝罘南六十清里处,俘获日本前哨骑兵23名,有电报请示如何处理,巡抚李秉衡下令一律就地枭首。”②

清军对日军尸体也很残忍。从军摄影家龟井兹明,在《从军日乘》中回忆,一个日军阵亡现场,“我十数名战死者的首级,悉数被敌兵夺走。大多数砍断左手,割去阴茎;中有削掉鼻子,剜出眼球者,剖开的腹内充有碎石……我兵见者、闻者无不义愤激昂,对清兵复仇气焰盛上。”③清军虐囚、虐尸的行为,后来成为日军为旅顺大屠杀狡辩的借口。

平壤日军野战医院,日军为清军战俘实施手术。平壤日军野战医院,日军为清军战俘实施手术。

日军懂国际法重宣传,刻意善待俘虏,将侵略战打扮成文明战

与清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军知道如何依照国际公约,善待俘虏,以向西方展现“文明”。日本在1886年加入国际红十字会,宣布履行《日内瓦公约》。1894年8月1日,甲午战争爆发,至当月23日,日本陆军省就公布了《战争俘虏处理规则》,将俘虏收容分成“内地收容”和“战地收容”两种。收容所设在各地的寺院,要求每处安置的俘虏不超过百人。俘虏在居住、饮食等方面的待遇,参照日军标准;日军为伤者提供治疗,给死者安葬、立碑。俘虏还被允许给家里写信,只是信件内容需要被审核。

日军还散发《赤十字社俘虏宣传单》,说“天皇陛下布告本邦加盟赤十字条约,其主旨即教育我军人遵守,善待,爱抚敌伤兵及放下武器之敌。战是国与国之战,非个人间的相互仇恨。敌伤兵、病兵、降兵的救护和仁爱心,此乃必遵文明之公法。即便对敌将之尸,也须以官礼相待。”④后来统计对清军的收容情况,被押回日本的约1000人,关押在辽宁海城的约600人,他们在《马关条约》签订后,被交还中国。⑤在被关押期间,一些清军俘虏因被日军优待,而感动地落泪,并向日军作揖致谢。

日军善待清军俘虏,成功地博得西方舆论的同情。如美国《纽约世界报》记者克里曼在平壤战役后报道,日军在朝鲜没有犯下任何滥杀无辜的暴行,热情地赞美日军对待平民所变现出的仁慈和人道主义精神,并指出日本的优势所在:这是日本跻身为世界文明之国的时刻……”⑥

即使是在旅顺大屠杀后,因日军宣传得当,也有不少西方媒体被蒙蔽。美国《萨克拉门托蜜蜂报》刊文称:“当日本士兵攻入旅顺时,随即为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场景所震惊,他们的战友们的尸体被肢解得七零八落,有的甚至可以看出是被活活烧死的。尽管如此,大部分日本士兵依然遵守纪律,善待清军俘虏”。⑦

恰如宗泽亚所言,日军“虽然在击沉高升号事件、平壤会战处死越狱俘虏、旅顺虐杀等问题上,受到欧美诸国的谴责,但是在战场上救护俘虏、俘虏营中对清兵优遇、战后俘虏全员返还、为阵亡俘虏埋葬立碑等,履行国际红十字会宪章精神的行为,得到了欧美诸国的称赞……”侵略者受赞美,被侵略者遭谴责,甲午之役的此种荒唐结局,背后折射的,是清国在近代国际法层面见识的浅陋。

旅顺大屠杀旅顺大屠杀

注释:

①②③④宗泽亚:《清日战争》,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2年,第204—214页;⑤详见谌旭彬:《甲午清军战俘在日本待遇如何》;⑥San Francisco Examiner, 25 October 1894, p.2.转引自徐毅嘉:《美国报界对中日甲午战争的报导述评——以西海岸四大报为例》,吉林大学硕士论文,2013年;⑦Sacramento Bee, 17 December 1894, p.l.转引自徐毅嘉:《美国报界对中日甲午战争的报导述评——以西海岸四大报为例》。

友情链接
  • 黑龙江省新闻出版局
  •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 黑龙江省老年大学
  • 黑龙江省老干部活动中心
  • 中共黑龙江省委老干部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