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历史 > 人物
霍元甲真相
更新时间:2014-7-31 9:31:36 点击次数:1855次

坊间流传霍元甲打败过俄国“大力士”卡洛夫(或译为斯其凡洛夫)、“西洋大力士”奥皮音等,都纯属子虚乌有。日本人毒死霍元甲之说,亦无史料证实。

霍元甲是受革命党人之聘挑战“大力士”,而“大力士”只不过是街头卖艺的

坊间流传,霍元甲武功非凡,打败了蔑视中国人的外国大力士,为国人与民族赢得了尊严。因此,他成为了近代的“武术民族英雄”。

然而,传言归传言,实际上霍元甲并没有打败过俄国“大力士”卡洛夫(或译为斯其凡洛夫)、西洋“大力士”奥皮音。

有关霍元甲在上海与奥皮音“比武”的来龙去脉,同盟会会员、精武体操会的创始人之一的陈公哲在其1957年写的《精武会五十年》中有详细的记载:

“一九一0年春,西洋大力士奥皮音来上海,表演西洋力士技术。上海北四川路原有亚波罗影戏院(Apollo Theatre),于影戏中,加插歌舞杂技,以娱观众。奥皮音登台表演举重,露肌及健美种种姿态,约二十分钟,一连数晚,最后一场言,愿与华人角力。于言谈中,带多少轻蔑口吻,翌日见于报端,沪人哗然。”

“丁兹维新时代,革命风气在酝酿中,爱国分子麕集沪滨,乘机发泄,咸以奥皮音之言,有轻蔑国人意。反观中国历史,元朝武功,何尝不远届欧洲,满清末叶,一蹶不振,外人焉能知之。江苏省埠,文化称盛古今,惟武功不著,沪人更少技击能手,咸欲聘请技击名家,登台与赛,以显黄魂。倡其事者有陈其美、农竹、陈铁笙及余数人。公哲虽年在弱冠,因受维新与革命学说之熏陶,参与其事,众人中,年龄以余最幼。座中有宋某(已忘其名)言,谓河北虎头庄有霍元甲先生其人,精技击,可聘之来。”

据陈氏的记载,所谓的西洋“大力士”奥皮音,严格说来,无非是个走江湖、卖把式的洋艺人。至于霍元甲与卡洛夫之间的“比武”,并没有找到原始记载,而目前流传的版本中,卡洛夫也只是一位前来天津戏院卖艺的。[详细]

大力士“失约未来”,霍元甲根本没有与“西洋大力士”对阵,打倒的反而是同胞张某

陈氏记述:“时在六月中旬,下午四时开始比赛,届时奥皮音失约未来,后知已经他去。发起人于失望之余,提议于众宾中登台比赛,以不伤对方为原则,以身体倒地分胜负。登台者有东海赵某,身躯魁梧,霍元甲先令刘振声与交手。不数回合,为刘入腿跌于地上,台下哄然。人丛中,有人登台,问其姓名,为海门张某,刘振声复出,二人周旋台上,相机进袭,偶一交手,即行离开,此为武家打擂步骤,不轻进击,非如今日之拳斗,乱打一通,因争胜心重,平时手法,尽行失去者。 ”

可见霍元甲与奥皮音没有真正对垒,奥皮音“失约未来”,当时霍元甲打倒的是同胞“海门张某”。至于奥皮音同行卡洛夫也未与霍元甲交手。霍元甲后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也承认:“霍元甲曾两次打擂,但两次准备交手的外国大力士最后都闻风而逃,霍元甲是不战而胜的。”[详细]

“大力士”并不是被吓跑的,霍元甲与“大力士”约架未成或因双方对比武规则意见不一

霍、奥之战,最后没有上演,主流的说法,如霍家后人所言,奥皮音是被霍元甲吓破胆,闻风而逃了。但很显然,亲自参与其事的陈公哲并不这样认为。陈只谈到奥皮音“失约未来”,并没有说奥皮音被吓跑。

关于此次霍、奥之战,晚清汪康年的《汪穰卿笔记》卷三有记载:“《霍元甲》:近有霍力士,大获名于上海。尝与美之大力士约比力。已而美力士不至,乃罢。后闻美力士闻华人搏时用足,又有手点穴之法,而西人无之。与霍言,欲舍此二者乃可。霍以此传之师友,不能舍己之长,以短与人角,因此遂罢。”

汪康年是近代的有名出版家和政论家,与黄遵宪、梁启超等创办《时务报》,后又在北京办《京报》。汪氏提倡在报纸中讲真话,持公正立场,不应该为赢得轰动效应,捏造夸大事实;且当日恰居于上海,所以,其记载有一定的可信度。他明确记载,霍元甲与“大力士”因为规则不同没有进行比武。

霍元甲与“大力士”对比武规则之间的分歧,也可以在陈公哲的记载中得到印证:“进商情形不时见于报端,沪人以为奥皮音示弱。公哲所知,西人拳击亦有数类,即Boxing 拳术Wrestling搏斗,Catch as catch can扭绊手足斗等,各有立场,不乱搏斗,以其各家手法不同,亦无从搏斗。后再约晤奥皮音力士,改用摔跤方式,以身跌于地分胜负,曾经数度商洽,订定条款,约期比赛。”

据汪与陈的记载,可以得知,奥皮音坚持比武用西洋规矩,不许踢,霍元甲则要求手足并用。不过汪与陈两人的记述也有出入,汪说“约架”未遂,而陈则说双方最后同意摔跤决胜负,约好在张园比赛,但奥皮音最终失约。虽然汪陈两人的记述有出入,但都没有说奥皮音被“吓跑”。再说,当时霍元甲初到上海,比武之前并无名气,即使像陈公哲这样混迹“武林”的中国人都没听说过霍的大名,更何况是一个到中国卖艺的外国人,说奥皮音被霍的威名吓到,未免过于意淫了。[详细]

与日人比武,乃是以不损伤为原则“讨论至中日技击异同”

电影中,霍元甲与日本人比武时,以迷踪拳横扫日本人。今天媒体回顾吕紫剑生平时,亦提到霍元甲与日本武人之间的“较量”:“有一家日本人开的武馆。有一天,日本人给霍元甲送来一块写有“东亚病夫”的匾问当时在现场的吕紫剑怎么办,吕紫剑说‘还给他们。’霍元甲当即夹起匾来到日本武馆,将匾气愤地摔回去。日本人上来同霍元甲、吕紫剑等人动武,结果被他们打得求饶。”

关于霍元甲与日本人比武,陈公哲有详细的记载:“上海蓬路一带,为日人聚居之所,三元里中有日人技击馆,因耳霍先生之名,约期研究,霍刘师徒如期赴约。进茶后,为论武术,且示崇仰之意,讨论至中日技击异同之点,彼等表示愿一较身手,以不损伤为原则。…………复次再易一人,似为教师,体魄较前更大,估计重量,当在一百八十磅间,高矮与霍相若,交手数回,彼此皆难入殻。其后日人与元甲二人两手互执,为摔跤形势,日人以右足袭元甲右足,之背,既入元甲之马,上身乘势向后右方一推,欲求翻跌元甲。但技击形势,利害相等,日人与右跟袭霍右足之背其形势亦即元甲与右跟袭日人右足之背相等,其差异之点,乃中心定力,优劣之势,定于一线间。日人图袭元甲,元甲反击日人,由此日人之右足在未取得主动地位时,元甲已成主动,乘势一推,竟跌日人于天阶中,不幸断其右手。虽无心伤害,终不免于不怿。”据陈公哲的记载,霍元甲与日本只是切磋武艺,并不如坊间传闻的夸张,亦与吕紫剑所称的到日本踢馆很大的出入。 [详细]

至于所谓的“东亚病夫”情节,更全然是没影的事情。事实上,霍元甲在上海主持的精武会,其幕后老板乃是革命党元老、上海青帮大佬陈其美,几个主要发起人,除霍元甲外,如农竹(葝孙)、陈铁笙等,都是同盟会成员;熟悉同盟会早期革命史者,当不难知道,自孙中山而下,长期与日本政界及在华日本浪人有着密切的联系。有了这样一层背景,霍元甲与日本技击馆之间的切磋,也就不难理解了。

霍元甲死因版本A:被日本人下“烂肺药”毒死;但“烂肺药”查无此物

据公开记载,1910年9月14日,霍元甲去世。坊间流传,霍元甲与日人切磋武艺,断日人之手,日人怀恨在心于是复仇“毒杀”。此说法最早出现在1912年武侠小说家向恺然(平江不肖生)先后出版《拳术》和《近代侠义英雄传》两部作品之中。他根据传闻,写了霍元甲被日本医生秋野用“慢性烂肺药”毒死的故事。

毒死说,在陈铁生编的《精武本纪》中亦有所记载:“‘力士(指霍元甲)殁之翌晨,秋医(日本医生秋野)已鼠窜归窟,力士门弟子大疑,检力士日服之余药,付公立医院察之,院医曰:此慢性烂肺药也。”霍元甲后人接受媒体访问也称:“日本的柔道会找霍元甲比武,霍元甲的徒弟把他们头目的胳膊打折了,日本人怀恨在心,说必须把霍元甲除掉。他们表面上跟霍元甲交朋友,但趁霍元甲咳嗽,让他到日本人开的医院治疗,结果总不见好,出了院就成了不治之症。霍元甲在精武会成立70天后就去世了,他的徒弟把他吃的药拿去化验,发现是一种烂肺药。”

不少人以《精武本纪》证实向恺然的毒死之说,但是陈铁生编的《精武本纪》成书于1920年,即在向恺然的小说之后,向氏的小说当年颇为畅销,《精武本纪》本就有将小说家言误当史实的大嫌疑。而且无论是民间还是医学上并无所谓“烂肺药”这种东西。[详细]倒是《新青年》1915年第一卷第五号刊出过一篇《大力士霍元甲传》,值得关注。作者萧汝霖自称其资料来自与霍元甲关系密切的农竹(葝孙)。按萧氏文章的说法,霍元甲在张园比武时,已经有病在身,自谓“某虽病,敢于君约……”,其病亦并非简单的咳嗽,而是颇为严重。

死因版本B:日柔术家到上海表演,霍元甲观演兴起展示武艺,用力过度致旧病复发

关于霍元甲的死因,还有另一版本,即自病身死。根据陈公哲的回忆,霍元甲原来就患有咯血病,经常会发作,日本人卖药给霍元甲,说是可以医治咯血、治愈肺病,霍元甲相信了,买来服下之后,病情反而严重了:“霍先生原患有咯血病,寓竹深居时,时发时愈。日人有卖仁丹药物者,时到旅邸,出药示霍,谓可愈咯血而治肺病。霍先生信之,购服之后,病转加剧。霍先生得病之由,谓少年之时,曾练气功,吞气横阙,遂伤肺部。因曾咯血,面色蜡黄,故有黄面虎之称。公哲尝问以气功之道,即诫不可学。……自迁入王家宅后,霍先生病转加剧,由众人送入新闸路中国红十字会医院医治两星期,即行病逝,各人为之办殓,移历于河北会馆,时在一九一0年阴历八月间。……”

此外,病身死说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姚联合在《霍元甲是被日本人毒死的吗?》一文引述国际冲绳刚柔流空手道联盟中国及香港总教练林竞峰的看法,“当年一队日本柔术家到上海表演(并非比武切磋),霍元甲受邀观看。看了柔术表演后,霍元甲即时兴起,上场展示中国武术,(据闻当年才40岁的霍元甲已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可能当时太兴奋,用力过度,引起旧病复发。有一位名叫秋野的日本医生在场,见状立即对霍元甲进行急救,但可惜霍元甲的病情危急,加上现场医疗设备有限,在送往医院途中去世。他的死因是急性肝肾衰竭,并非中毒,死因报告仍然保存在上海红十字会医院内,很多人都看过。霍元甲去世的过程是:急性病发——抢救无效——去世。” [详细]死因报告的说法,与萧汝霖《大力士霍元甲传》的说法比较吻合,都是急性病发后抢救无效去世。

结语

“长江大侠”拿“津门大侠”不存在的履历来为自己镀金,其自身成色,也可想而知。

友情链接
  • 黑龙江省新闻出版局
  •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 黑龙江省老年大学
  • 黑龙江省老干部活动中心
  • 中共黑龙江省委老干部局